小说屋 www.xs5.la,最快更新强势锁婚:傅少的哑巴新妻最新章节!

    苏湘一脸懵然的看向苏润,这是哪儿跟哪儿,他什么意思?

    ——你是从哪里听来的八卦?

    苏润看苏湘指了指自己的耳朵,把她的意思看了个大概。

    他怒道:“这种丑闻,难道还要传的人尽皆知吗?”

    苏润烦躁的走到沙发一屁股坐了下来,满脸怒火的瞪着苏湘:“卓雅夫人说,你联合那个祁令扬吃里扒外,暗算傅寒川,你有没有干过这种事?”

    ……半个月前,盛唐被收购后的分割线……

    魏兰茜愤怒的挂断电话,气冲冲的推开苏润的办公室门。

    “云南木材公司催我们的款,如果明天不到账的话,就不再给我们发下一批的货!”

    这已经是一天之内第N个催款电话了,各种要账。

    苏氏是做家具起家的,经过一系列的变故,现在只能维持着苏氏的这一家具品牌,可到了现在,没有最基本的原料还怎么做家具?

    最要命的是,因为资金问题,苏氏现在只能小量进原材,零库存下突然断供,工厂就没法运作了。

    没有原料,订单就没办法如期完成,逾期又要违约金……苏润双手顶着太阳穴绞尽脑汁的想办法。

    员工要发工资,供应商催款,卖出去的货又收不拢回款,新订单赶不出来……一大堆的烦心事。

    他像是两头都被堵死的困兽,一点办法都没有。

    他扒拉了一下头发道:“老李那边再催一下呢?”

    “老李?现在我打他的电话他都不接,还怎么催?”魏兰茜气哼哼的一屁股坐在沙发上,一筹莫展。

    两人都一脸愁苦,魏兰茜道:“卓雅夫人不是答应我们,傅寒川跟苏湘离婚,不会对我们有所影响,怎么会这样?”

    银行不给贷款,供应商那边本来答应一季度一结算,现在突然就变成了现结,还说什么资金周转困难,只能这样。

    要说一家这样也就算了,那么多供应商都变成这种现结模式,连给的说法都一样,客户那边又各种理由拖着不付款。

    这不就是有问题吗?

    苏润拧着眉想了想,忽然站了起来,拿着车钥匙往外走。

    魏兰茜抬头瞧他:“诶,你去哪儿?”

    苏润拧开门把道:“去一趟傅家。”

    魏兰茜立即就明白了他,也跟着站了起来:“我跟你一起去。”

    有过之前的经历,苏润就不愿意再带着魏兰茜过去了,她那张嘴没个把门,激动起来就容易乱说。

    到了这时候她再乱说,不就把苏氏往死路堵吗?

    他随口找了个理由道:“公司现在一团乱,你也走了,谁还镇着?”

    魏兰茜张了张嘴巴,最后只好悻悻的坐了下去:“好,那你去好好问问,傅家这到底是什么意思,凭什么堵我们的路?”

    苏润看了她一眼,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傅家老宅,常妍跟卓雅夫人在院子里修剪花枝。

    常妍看着一枝开了两朵的玫瑰花,犹豫着下不了剪刀。

    卓雅夫人看了看她,笑着问道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常妍看了她一眼,腼腆的笑道:“这两朵花都长得不错,就不知道该剪下哪一朵了。”

    卓雅夫人看着那花,脸上挂着淡笑说道:“我来看看。”

    常妍往旁边站了一点,卓雅夫人站在她原来的位置上道:“你看着,下一支就知道怎么做了。”

    她手指捏着其中一支玫瑰看了看,再捏着另一支打量。

    都是极好的玫瑰品种,花骨朵也都还不错。

    却见她拿起剪刀,手起剪落,其中一朵掉落下来,常妍看着都心惊了下。

    她瞧着地上跌落泥土的花骨朵,眼睛里闪过心疼,弯腰捡了起来。

    卓雅夫人却是捏着那朵幸运留下的花,细致的观赏着,慢悠悠的道:“常小姐,这一花枝上,只留取最好的一朵花。不是它,就是它。绿叶只衬一朵花,一枝不容二姝,你明白吗?”

    她捏着花儿,微笑着转头看向常妍,眼睛里的笑意只见犀利的冷意。

    “常小姐,黛玉葬花,最后埋葬了的是她自己。常小姐喜欢看红楼梦,但你不是林黛玉,是不是?”

    常妍心中一惊,指尖的那朵花跌落,她尬笑了下道:“我当然不是林黛玉。”

    卓雅夫人微微一笑,满意的点了下头,又往另一株看过去,常妍随在她的旁边。

    卓雅夫人打量着茂盛的花株,说道:“很多人都喜欢林黛玉,说她对宝玉痴情,说她敢于冲破束缚追求自己的爱情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我却喜欢薛宝钗,八面玲珑,知道自己的位置,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,助夫帮夫。大门大户,要的是这种女主人。一个整天撺掇别人儿子追求自由,追求什么情情爱爱的,能有多好,谁要的来?”

    说着,卓雅夫人瞧了一眼常妍。

    常妍咬着下唇点头,正要说什么,老何走过来道:“夫人,苏家的那位苏先生来了,要不要说您不在?”

    对苏家的那位废柴大哥,傅家的人上下都是零好感。

    卓雅夫人的手微微一停顿,似乎知道那人来是什么意思,说道:“那就让他进来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的,夫人。”老何过去让人进来,常妍往老何的方向看了眼道:“那……夫人,我先回房休息,不打扰您谈事了。”

    卓雅夫人剪了一支花枝道:“不用,不是什么要紧的人。”

    她看了眼常妍,微微笑了下,若有所指的道:“傅家虽然人少,但是因为招惹了一些人吧,有些麻烦躲也躲不开。没办法,只能想办法解决。”

    “常小姐,以你的身份地位,将来也必定是要做主人太太的,虽然你家兄弟嫂嫂都对你疼爱,但是嫁出去后,有些东西是必须要学的。”

    常妍抿着唇乖乖听取指教,随着卓雅夫人一起往凉棚那边坐下。

    卓雅夫人摘下了手套,拿起桌上的湿毛巾擦了擦手,这时候,老何带着苏润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苏润瞧见一个从来没有见过的女孩微愣了下,但还记得今天这一趟过来是为了什么事。

    他先打了招呼道:“卓雅夫人。”

    行动随着他的话音落下,临时买的礼品放在了小桌上。

    “给夫人带了些小礼品。”他把那两盒阿胶往前推了推,这样显得更加显眼。

    卓雅夫人淡淡的扫了一眼,鼻子里只“嗯”了一声,拿起茶杯送到唇边。

    苏润有些尴尬,目光游移的看向常妍,问道:“这位小姐是……”

    卓雅夫人抿了一口茶道:“这位是南城的常小姐,在我们家做客的。”

    “哦……”苏润一听这个姓氏,拉长着声调点了点头,心里窝着一股火也只能忍耐下来。

    他再蠢,也能从这一句介绍里听出什么来了。

    特意的介绍南城,再看卓雅夫人对她的亲密。

    我们?

    呵呵,这是又找了一个千金小姐,而且门槛还不低。

    苏润微笑着伸出手,也不嫌尴尬,对着常妍道:“常小姐,你好,我是苏润,是……苏湘的大哥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看了一眼卓雅夫人,表情细微的动了下。

    就算苏湘离开了傅家,她还是前任傅太太,这千金小姐再高贵,还不是只能吃他家湘湘剩下的。

    能不能真的进到傅家的门,坐上傅太太之位还不一定呢。

    常妍面容微僵了下,这笑容也就一直保持着僵硬伸出手跟他轻碰了下就缩了回去。

    卓雅夫人用余光注视着两人的握手,翻了个白眼。

    这苏家的人脸皮真的是厚到没边际。

    她慢慢的将茶杯放回桌面上,叠起双腿道:“苏先生有什么事,先坐下来说吧。”

    苏润拉开身边的一张椅子,坐了下来,卓雅夫人吩咐下人上茶,顺便把那阿胶给拿下去。

    苏润握着手指,先看了看傅家老宅的院子,等到下人将茶水都送上来了,也不见这常小姐先离开回避一下。

    他挂着尴尬的笑看了眼常妍,对着卓雅夫人道:“夫人,我有事想跟你谈谈,是不是……”

    先请常小姐回避一下,这话没等他说出口,卓雅夫人就打断了他道:“常小姐是自己人,苏先生有什么话就直说好了。”

    他来说的,是求人的事,当着这个第三方说,还怎么说?

    苏润心火烧得冒烟,捏了下后脖子降血压。

    这卓雅夫人,还真能羞辱人。

    可公司现在到了火烧眉毛的时候,也只能硬着头皮说了。

    他喝了一口茶,先润了润嗓子,轻咳了一声道:“夫人,当初湘湘签下协议的时候,我记得双方都说好,傅家不会亏待了苏家的,现在为何要无缘无故的断了我们苏家的路呢?”

    卓雅夫人瞥了他一眼,还真敢什么丑事都说出来。

    她冷笑了下道:“苏先生这是何意?傅家对苏家的帮助一如既往,哪来这种话?”

    “苏家可是没有订单可接?”

    苏润刚要说被各个供应商催款的事情,却被卓雅夫人抢先堵了回来。

    苏润喉头一梗,说道: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前段时间,忽然来了好几张出口加拿大的大订单,他兴奋还来不及。

    卓雅夫人又是一声冷笑:“那又何来说傅家断了你家的路?”

    之前也一直是傅家给苏家订单养活着他们。

    苏润双手搓着膝盖,闷得话都说不出来,傅家这是挖了一个大坑给他啊。

    先让苏家接下订单,却授意供应商断货源,还让银行停贷,这是要赶尽杀绝啊。

    苏润重重的沉了口气道:“夫人难道没有跟供应商说什么吗?”

    卓雅夫人拿起茶杯笑了笑道:“你若说我没有给你订单,那是我傅家的错。供应商……这可做怎么说?”

    苏润恨透了卓雅夫人睁眼说瞎话。傅家产业众多,旗下就有家具公司,跟那些供应商都有瓜葛,她不发话,那些供应商吃饱了撑得有钱不赚?

    “夫人……”

    苏润再度的抬起手准备开口,卓雅夫人眼神一凛,脸上的微笑消失了,凌厉的眼神看向他。

    “傅家对你们苏家信守承诺,倒是你们苏家,这一手算计的好呀,居然欺负到我们头上了!”

    苏润被这一变脸吓了一跳,愣愣的看着她道:“夫人,你这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卓雅夫人冷笑着道:“什么意思?你的好妹妹这边假装签了离婚协议,那边又勾引着我儿子拖着不去办离婚手续。”

    “这还不算,她竟然跟祁令扬勾搭在一起,联手害我们傅家,她这一脚踩两船,不怕翻船吗!”

    卓雅夫人句句厉声,表情非常的吓人。

    苏润被指着鼻子一脸懵,后面的话都忘了说。

    “这、这……”

    他怎么完全不知道这回事儿?

    苏湘跟傅寒川?她不是离开傅家搬出去了吗?跟傅寒川还继续往来?

    苏湘跟祁令扬?这又是哪儿跟哪儿啊?

    不过苏润从来就没关心过苏湘,当时签了离婚协议,按照那个时候的情况,也就以为苏湘跟傅寒川已经离婚了。

    她那一纸声明都已经昭告天下了呀!

    卓雅夫人说的那些他完全不清楚。

    苏润擦了擦额头冒出的冷汗道:“夫人,湘湘她不可能会这么做的,这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啊?”

    “她怎么可能帮着外人害傅家呢?”

    卓雅夫人勾着凌厉的笑道:“这不就是你们苏家人会算计喽?这边靠不住了,就靠那边?”

    “你们不是一开始就相中了祁家的吗?现在既然你苏家又有难,何不找新的金主帮你们解决问题?”

    后来是苏润灰头土脸的离开傅家的大门的。

    卓雅夫人余光瞥着苏润离开的背影,鼻子里冷哼了一声。

    苏湘跟傅寒川是签了那个离婚协议,但手续没有办下来,就是废纸。

    傅寒川口口声声说会处理,但鉴于以往他在那个女人身上的表现,她是不会再相信他的。

    苏湘这个孽障,他不动手,就别怪她不客气!

    卓雅夫人收回目光,看了一眼常妍,轻笑了下道:“常小姐,让你见笑了。”

    常妍亲眼看到了卓雅夫人的这*的手腕,竟然将那个男人捏的死死的,一点没得到好处。

    她心惊之余,扯了扯唇角道:“看起来夫人很受他们困扰。”

    卓雅夫人摇了摇头,无奈一笑没再说什么。<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强势锁婚:傅少的哑巴新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小说屋只为原作者一湖深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湖深并收藏强势锁婚:傅少的哑巴新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