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屋 www.xs5.la,最快更新强势锁婚:傅少的哑巴新妻最新章节!

    傅寒川回家不算很晚,屋内的冷清与外面热闹的烟花爆竹声形成了鲜明的对比。

    他看了眼鞋架上的鞋,往里扫了一眼,正在换鞋时,房里隐约的传出了说话声。

    “湘湘……”

    “宝宝呀,吃饭饭啦……”

    “披萨真好吃……”

    谁在里面说话?

    傅寒川皱了皱眉,和婉的声音听起来软软的,这声音从来没有听过,难道苏湘叫了朋友回家?

    可是她哪来的什么朋友?

    寻着声音走进去,到了卧室门口推开门,只见苏湘半躺在床上,双腿交叠着,一只手拿着披萨,一只手拿着手机,眼皮只盯着那手机,小脚一抖一抖的,看起来惬意无比。

    就像是玩着新到手的手机,把里面的所有功能都摸透一样,苏湘正体验着APP的每一项功能,选定了她喜欢的语音之后,又在调语速的快慢。

    “傅寒川是个混账东西!”

    一句话说的又凶又恶,特别解气。

    苏湘一口披萨含在嘴里,乐得前仰后合,觉得好爽,眼角余光无意一瞥,恍然发现门口站着一个人影。

    她一惊,抬眼看过去,就见傅寒川黑着一张脸站在那里,也不知道站了多久了。

    当然,此时的苏湘只沉浸在乐趣中,根本没有去留意傅寒川此时是什么表情。

    她的眼睛一亮,迫不及待的想让男人听听她的声音。她冲着男人晃了下手机,在上面点了下,立即一道甜软的嗓音飘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新年快乐!”

    但是傅寒川的那一张大黑脸,看起来一点都没有快乐的意思。

    而苏湘兀自笑着,笑着笑着,一张脸冷了起来,她想起来自己还在跟他冷战,他不配跟她一起分享她的快乐。

    苏湘躺回靠枕上,继续玩手机,看都没再多看男人一眼。

    傅寒川阴沉的扫了她一眼后转身走了出去,一句话都没说,一股火却在肚子里点燃了。

    他走到厨房,台上冷锅冷灶,冰箱里面塞得满满当当的生食,一点晚饭都没准备。

    傅寒川眉眼阴沉的瞧着那一口锅,脑子里想的却是苏湘早上的那一句。

    ——我的丈夫,为我做过什么呢?

    呵呵,看起来祁令扬的那个什么狗屁APP做成了。

    看她那高兴的样儿。

    傅寒川往门口瞥了一眼,腹中怒火更盛了一些,敞开了腿又往房间里走去。

    门咚的一声撞在墙上又反弹回了一些。

    傅寒川的一只手抵着门板,硬邦邦的道:“去做饭。”

    苏湘侧头看了他一眼,微微一愣,都这个点了,他没在老宅那边吃过了晚饭再回来?

    “不高兴,我已经吃过了。”

    苏湘用语音发了出来,荧幕的亮光映衬着她的脸更白了一些。

    傅寒川往里走了进来,在床脚站定,脸色更阴沉了一些,咬牙道:“你信不信我把你的手机丢出去?”

    苏湘一听就火了,抬头瞪向男人,你敢!

    男人的目光黑沉沉的有些吓人,苏湘被他眼中的怒火吓到了,梗在胸口的一口硬气散了些。

    好汉不吃眼前亏,苏湘只要一想到这个又野蛮又阴险的男人对她做过的事,觉得这个时候还是不要跟他斗气。

    更何况,她不想因为他而败坏了她的兴致。

    苏湘懒洋洋的起床,慢吞吞的往厨房走去。

    傅寒川瞧着她的背影,肚子里的那股火不灭反盛。

    她不愿意,却还是心不甘情不愿的去给他做饭,理由还不是祁令扬弄得那该死的APP!

    苏湘随便的做了一碗青菜牛肉面,往餐桌上一搁就走了。

    她现在是APP的第一个体验者,此时有个念头,希望APP还能再做些改进,比如哼歌什么的,能体现她心情的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她就想在傅寒川面前扬着头哼着歌走过,气死他。

    不过想想,这个要求好像太高了,她现在能用手机代替嘴巴,就已经很满足了。

    一想到这个,苏湘就快步走回卧室。

    傅寒川坐在桌前,看着那一碗简单至极的牛肉面,深深的吸了口气,闭了闭眼再睁开,拎起碗边上横着的一双筷子吃了起来。

    因为额头上的红印太明显了,他不想让老宅那边的人看出些什么,一大早就出了门,一天混下来,那红印才淡了一些。

    他跟裴羡分开后,想着她应该从老宅那边回来了,那边她一向待不住的,想她一个人在家冷冷清清,便没去老宅那边,回来陪她一起吃顿晚餐,谁知她一个人玩得乐着呢。

    傅寒川忍着一肚子的怒气把面吃完就进了书房。

    电脑上放着手语的教程,傅寒川支着额头瞧着那每一个动作代表的意思,越看越来火,啪的一下把视频关了。

    看什么看,她都能用手机说话了。

    了不起了呢!

    傅寒川起身对着窗外的万家灯火。黑暗中,依然有烟火在半空中爆开,火树银花在刹那间绚烂,也在他漆黑的眼中明明灭灭。

    ——我的丈夫,为我做了什么呢?

    她知道什么?她什么都不知道!

    傅寒川深深的吸了口气,不肯承认这是妒火。

    但他不得不承认,在苏湘嫁给他的这三年,他曾经无数次的讽刺她口不能语,也从未在她的角度考虑过她的需要。

    公司有那么多事情要忙,压得他恨不得一天二十四小时在工作,哪有闲工夫去想那些。

    他堂堂傅氏的继承人,一个偌大公司的老总,又怎能在一个女人身上耗费心神?

    这些年,她用手语,不也过来了吗?

    夜过半,傅寒川才从书房出来回到卧室。

    苏湘已经睡着了,手里还抓着她的手机,看起来是玩累了才睡着的,那一脸满足的笑看着就刺眼。

    傅寒川一看她那样子就来火,上前扯了下她的手臂道:“起来,去睡沙发。”

    苏湘睡得朦朦胧胧的,突然被弄醒,一双眼迷迷蒙蒙的睁着。

    ——什么事啊?

    她下意识的比划起了手语。

    傅寒川冷声道:“你不是喜欢睡沙发吗,谁让你睡床的,起来!”

    自从上次吵架后,苏湘就一直睡沙发,两人做了夫妻事以后,她也在睡沙发上,已经有一段日子了。

    沙发上有她的枕头被子,还有她睡前看的书,俨然一个小窝。

    苏湘瞥了他一眼,拎开被子下床。

    从大床到靠窗的沙发,几步路的距离,她踢开拖鞋窝进了冷被窝,身体打了个激灵。

    傅寒川躺入她捂暖了的被窝,顿时一股暖意包围,被子上还有她身上淡淡的香味。

    床头灯一暗,满室的黑暗。

    傅寒川侧卧着,幽幽目光盯着沙发上鼓起的一个小包。

    越是安静,听觉就越是灵敏。

    寂静的空气里有着若隐若无的呼吸声,好像还有此起彼伏的烟花爆竹声。

    砰……砰……砰……

    傅寒川倏地坐了起来,外面吵成这个样子,她也能睡得着?

    苏湘刚要进入熟睡,身上突然一道重压压了下来,好像将她胸腔的空气全部都挤压了出去,压得她喘不过气来。

    一睁开眼,入目的就是悬在她头顶的一双亮幽幽的眼睛,像是狼似的盯住了她。

    苏湘一看这眼神,就知道他想要干什么。

    她没有那意思,推了推他,男人却顺势捉住她的手腕,往她头顶一拎,另一只大手揪住被子往身下一扯,阻隔了两人的被子被扫到了地上。

    屋子里的暖气虽然开得很足,但是少了棉被的保护,顿觉得身上一凉,苏湘打了个哆嗦,在他身下挣扎了起来。

    她不要。

    傅寒川却用沉沉的身体压着她,腾出一只手来把她的手机拿了过来,抓着她的手指强迫解锁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会发声了吗?”

    “这个时候也能吗?嗯?”

    “我倒是好奇,你能怎么叫,嗯?”

    男人像是剥笋似的,三两下就见她衣服剥光了。

    “我是混账东西,嗯?你是什么?”

    沙发的空间小,却好像更让男人得了趣味,这一晚,两人从沙发上打到沙发下,又从沙发下打到沙发上,苏湘依然无声的被傅寒川摁在沙发上索取了一夜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过了多久,苏湘动了动身体,浑身酸软的熟悉感来,她慢嗦嗦的伸了下腿,却踢到了一只比她骨骼大很多的长腿。

    刚清醒时对外界的感知还模糊,只感觉到她所处的环境好像很拥挤。

    睁眼一看,她像是夹心饼干似的被夹在中间,前面是男人坚实的胸膛,后面是沙发的靠背,两人就这样挤着在这上面躺了一夜。

    平日里她一个人睡沙发还不觉得有什么,可是傅寒川人高马大,还要同她一起挤着,高大的身躯只能蜷了起来,后背弓着,膝盖抵在了她的大腿上方。

    大概是地方太小,苏湘被人拥在怀里,而且是面对面的睡着,竟然觉得有种亲密的感觉。

    眼前是男人闭着眼的睡颜,他微蹙着眉,挺着高鼻子,呼吸全喷在她脖子里,粗短的头发戳得她皮肤痒痒的。

    他的额头上还有一抹淡淡的红印,应该是被她撞出来的。

    这么一看,睡着了的傅寒川没有了平日里的严肃寡冷,看起来平静无害,这么蜷着,像是个婴儿似的。

    只这么看着他,苏湘好像看到了长大后的傅赢,浓眉高鼻子,一张薄薄的唇,冷情的很。

    傅赢以后也会像他这样子吗?

    她才不要儿子长大以后像他这样坏。

    所有的旖旎在想到将来后,苏湘就没了兴趣,本能的想推开近在咫尺的人,但她忘了这是在沙发上,她一推,就把傅寒川直接给推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咚”的一下闷响,傅寒川卷着被子滚落在地上,一下子惊醒了。

    一双乌沉沉的眼瞪着上方瞧着他的女人,傅寒川冒火的道:“你在干嘛!”

    苏湘被他瞪的缩了缩脖子。

    ——我又不是故意的,谁让你睡沙发的。

    苏湘手语比划着,把自己的过错推了个一干二净,浑然忘了自己身上无一着物,掩着她一角的被子在她手臂的开合间滑落。

    傅寒川乌黑的眼眸中,燃起了一簇火。

    他索性一脚踢开被子,翻身压了上去。

    窗帘在昨晚的时候被他拉开了一丝,苏湘虽没有出声,但被他压在靠背上做了很久,也欣赏了很久的烟花。

    此时又是那个姿势,透过那一丝缝隙,看着外面阳光下的一片银白色。

    这一场运动下来,苏湘累得连手指头都不想动了。

    傅寒川额头上只被她撞出了一个包,但是这时她的身上,全是被他弄出来的印子。

    迷迷糊糊间,感觉有一双手抱着她把她换了个地儿,又迷迷糊糊间,她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等到再次醒来的时候,都已经是下午了。

    苏湘睁开眼瞧着真皮沙发上耷拉下来的两块皮,都是被她扯下来的,上面还有好几道被她指甲抓出来的划痕。

    苏湘一想起来就没脸看了,拎起被子将脑袋整个埋了进去。

    傅寒川这个混蛋!

    肚子饿得咕咕叫,苏湘洗漱完后出房间,没有看到傅寒川的人影,想来又出去了。

    她也没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强势锁婚:傅少的哑巴新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小说屋只为原作者一湖深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湖深并收藏强势锁婚:傅少的哑巴新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