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屋 www.xs5.la,最快更新强势锁婚:傅少的哑巴新妻最新章节!

    愤怒与委屈将苏湘淹没,她忍不住扑过去,揪着傅寒川的衣领,对着他的胸口一通捶打。

    他太过分了,怎么能这么耍着她玩!

    苏湘看起来柔柔弱弱,但是一个常年抱娃的女人,臂力也是不小的,就算傅寒川肌肉结实,也禁不住她几拳抡下去,傅寒川两手握住她的手腕,拧着眉道:“疯够了没有,就这么想出去抛头露脸?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“咚”的一下,傅寒川眼前一黑,额头痛感袭来,这女人竟然拿头来撞他。

    苏湘眼睛红红的,眼睛里蒙上了一层水雾。

    什么抛头露脸,他理解过她吗?

    苏湘用力的挣开他的大掌,一脸悲愤的比划起来。因为情绪激动,手臂开合时都带着力道。

    ——我这是抛头露脸吗?我只是在为自己努力!

    ——我在你这里,就是个无足轻重的人,我都不配站在你跟前,跟你呼吸一样的空气!

    ——别人尚且知道我的困境,想办法来帮我,我的丈夫,为我做过什么呢?

    ——你跟你家里的人一样,瞧不起我,恨我。你们只顾着自己的面子,不要我成为你们的绊脚石!

    ——既然这样,你为什么不……

    “够了!”傅寒川脸黑了下去,“你知道什么!”

    他推开苏湘站了起来,“我不知道你比手画脚的要表达什么。好好的备考,等教师资格证拿到了,就去学校教书。”

    “安分的在家呆着,叫人抓不到错处,就没人敢动你!”

    傅寒川狠狠的剜了她一眼,往门口走了。

    苏湘一个人站在原地,呆愣愣的看着他的背影远去。

    又是安分?

    苏湘想哭又想笑,什么是安分?

    什么都不做,自己不能做主,全凭他们叫她做什么,她就做什么吗?

    可是她什么都不做,最后的结果还不是一样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祁家别墅。

    大年初一,这一天同样祁家的人齐聚一起过年。

    祁令扬听着耳边的“嘟嘟”声,沉沉的吐了口气,将挂断的手机搁在一边。

    两天前,傅寒川亲自来耀世找了他。

    上来就是要求把所有关于苏湘的镜头删除,否则就是全网、全电台的禁播。

    以傅氏的影响力,这是完全可以做到的。

    呵呵,看来傅寒川这是受到了不小的压力啊。

    不过苏湘的镜头不能播出,在他的意料之内,所以,他才在苏湘准备耀世的跨年节目时,拍下了那一段聋哑学生的日常填补上去。

    祁令扬慢慢的捻着手指头,唇角翘了起来,眼眸中划过一道冷光。

    傅寒川……

    房门敲了两声,祁令扬走过去将门打开,祁令聪站在门口。

    “大哥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祁令聪看了他一眼,走进去。

    祁令聪在座椅上坐了下来,双腿叠在一起,看着正在关门的弟弟,说道:“这就是你跟那哑巴的合作?我看也不怎么样。”

    祁令聪以前完全没有在意过他这个弟弟整天在忙什么,直到傅氏夫妻的结婚纪念日,看到他跟那哑巴混在一起。

    为了防止他弄出事来,他才让人去查了一番,知道他在弄一个慈善项目,找了那个哑巴拍广告。

    多年游走商场练就的敏锐感让他一下子看出了他这个弟弟的用意。

    以前只觉得他游手好闲,无所事事,却是心思如此深重的一个人。

    差点就被他骗过去了。

    祁令扬在另一侧的椅子上坐下,拎起茶壶倒茶,淡笑着说道:“我这个计划挺好的,只不过临时出了些意外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傅寒川带着苏湘出现在傅氏的年会,不是达到一样的效果了?”

    祁令扬将倒得七分满的茶杯放在祁令聪的面前,茶杯放在桌面上,发出轻轻的“笃”一声响,茶水微晃,漾出圈圈涟漪。

    祁令聪看了一眼茶色澄清金黄的茶水,唇角微勾了下说道:“看起来,我以前是小瞧了你。”

    “过了年就来公司上班吧。”

    祁令扬放下茶壶,拿起了茶杯放在唇边吹了吹,轻啜了一口砸了砸唇说道:“今年朋友送的铁观音比去年的好,大哥尝尝。”

    祁令聪看了他一眼,拿起了茶杯,这时祁令扬道:“大哥放心我去公司?”

    祁令聪喝了一口茶水道:“放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,多少放心一些。”

    祁令扬笑了笑:“我看还是算了吧。”

    祁令聪从杯沿上方睨了他一眼,只听祁令扬道:“我对我现在做的事情挺满意,大哥放心,祁氏还是你的祁氏,我无意跟你争夺。”

    祁令聪微微蹙起眉,祁令扬唇角一扯,笑了下说道:“大哥不是知道为什么吗?我不会是你的对手,大哥又何必给自己添烦恼。”

    祁令聪眉梢一挑,认真的看了祁令扬几秒,眼眸微转后轻嗤了一声:“你的话,我信,也不信。来不来祁氏随便你,不过你要进来了,我也不怕你。”

    祁令聪说完就出去了,祁令扬看了眼见底的茶杯,无声的笑了笑。

    正要收拾起茶具,半开的房门推开,杜若涵走了进来:“刚才我看到你大哥进来了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祁令扬垂着眼眸,将剩下的茶水倒了,神色淡淡的道,“他来跟我说新年快乐,大嫂,这是我的私人地方,大嫂要跟我说祝新年,还是在外面说比较好。”

    杜若涵脚步一顿,受伤的道:“令扬,我只是关心你,这也不行吗?”

    祁令扬听到她难过的语气,眉间微蹙了下,目光扫过他微突的小腹,轻叹了口气,语气放软了些:“大哥更需要你的关心。”

    杜若涵抿着唇站在那里,看他从房间这头走到那头的收拾东西:“可是我只想关心你,你现在到底在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听说,你私下做了很多事,你想进入祁氏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杜若涵往前走了一步,急切的道:“你真的想跟他夺权?”

    祁令扬收拾着床头柜上的书跟电脑,侧头看了她一眼道:“若涵,你现在怀孕,好好养胎就是,别胡思乱想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怎么能不担心……”杜若涵摸了下小腹,缓缓道,“令扬,是因为我吗?”

    四年前,就因为祁令扬不是继承人的身份,两人就这么被拆散了。

    “令扬,你不甘心,是不是?”

    祁令扬将电脑塞到包里,手指停顿了下,他抬头看向杜若涵,说道:“我不会去跟大哥抢什么,这跟你也没什么关系。”

    “大嫂,我说了,你别胡思乱想,属于你们的东西,我不会碰。”

    杜若涵闻言,一颗心反而七上八下的。她越来越看不懂祁令扬,他在做什么,她也不知道。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她张了张嘴,又不知道该说什么。

    祁令扬将最后一本书塞在电脑包里,“嘶”的一声拉上拉链,抬起腰身看向杜若涵:“大嫂,我要换衣服了。”

    杜若涵一惊:“你要回去了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祁令扬回老宅守岁,下午就回古华路那边,所以带过来的东西不多,几下就收拾干净了。

    杜若涵想到那个晚上,祁令扬跟一个女人走在一起的身影,心里就翻腾了起来。

    因为她怀孕,胎儿又不稳,祁令聪很是紧张,对她做了很多限制,不许她再乱跑乱动,就连看电视都管控,不许她过问其他的事。

    所以至今她都不知道,跟祁令扬在一起的女人到底是谁。

    她落寞的道:“你是要回去陪她吗?”

    祁令扬对她的疑神疑鬼实在是没辙,说道:“祁家的规矩,你又不是不知道。不过你要非要这么想,随便吧。”

    祁家的规矩,一旦继承人结婚,其他子孙就得搬出去住,祭祖过节可以回来住一晚,第二天就离开。

    杜若涵已经许久没有见到祁令扬,又受到限制不能常去看他,忍不住道:“不然我去跟爸说说,让你至少过完春节再走。”

    祁令扬无奈的揉了揉额头:“若涵,你觉得这可能吗?”

    他走到衣柜那边敞开衣柜,回头看向杜若涵:“我真的要换衣服了。”

    杜若涵看了看他,咬了咬唇,只得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听着笃笃渐渐远去的脚步声,祁令扬低头捏了下眉心,然后转向衣柜,从衣架上取下一件毛衣,里面一块深蓝色的东西吸引了他的注意。

    他将毛衣随手放在床上,将那深蓝色的东西拿了出来。

    一条纯手工的围巾,织得歪歪扭扭的,上面还打了几个错针,随着他的打开,一团毛线团滚了出来。

    这是一条未织完的围巾,杜若涵送给他十七岁的生日礼物。

    那时候流行织东西送给自己喜欢的人,杜若涵第一次弄,却非要挑战高难度的花纹,结果弄了许久只织了一半,实在赶不及就只能把半成品送给了他,还说以后再继续织。

    那时候大家都爱玩,也以为有着无尽的以后,渐渐的这事就被抛在了脑后。

    他们的生命里,有太多新鲜有趣的事情了,谁知道,忽然有一天,他们就没有了以后……

    祁令扬捡起了那一团毛线,重新包裹在了那一半的围巾里面。

    他在房间内扫了一圈,然后走到书架那边,找了一张大一点的纸,将那围巾包了起来,随意的塞在了角落里。

    拎起电脑包,转身离开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裴羡看了好几眼傅寒川的额头,上面一块红红的印记,仔细看还有些鼓起。

    他忍着笑道:“你这是‘红’运当头呢,还是吉星高照?”

    傅寒川摸了一把额头,疼的眼角微微皱了下眉。

    那女人练铁头功的,这么狠。

    他冷冷的扫了裴羡一眼,威胁道:“你要敢笑出来,我保证你也会鸿运当头。”

    裴羡还是捂着嘴笑了几下,不行,实在忍不住了。

    小哑巴发威,这一下够猛的。

    关键是,傅寒川做了理亏的事,不能拿她怎么样,大年初一的只能跑出来找他解气了。

    傅寒川睨了一眼裴羡,咬着后槽牙道:“你要笑便笑,要是憋死了,我可赔不起。”

    早知道年前就不理发了,现在想遮也遮不住。

    他收回视线盯着电脑屏幕,手指在电脑键盘上敲了下,屏幕往下滚动了一些。

    裴羡手抵着唇轻咳了一声,终于忍住不笑了。再笑下去,估计某人该来找他打架了。

    傅寒川呐,王似的人物,谁敢这么对他,偏偏被一个女人打成这样,啧啧啧啧……

    看傅寒川专注的盯着电脑,裴羡凑过去看了一眼:“这是盛唐科技的资料。”

    他看向傅寒川:“你家老子给你的惩罚?”

    傅寒川私自把苏湘带去了傅氏的年会,当着所有人的面承认了苏湘的身份,这件事惹怒了傅正南,自然要他付出代价。

    父子两个你来我往的过招已经许久,裴羡早已见怪不怪,不过这次的难度好像大了一些。

    盛唐科技,近年来发展势头很猛的一家科技公司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强势锁婚:傅少的哑巴新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小说屋只为原作者一湖深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湖深并收藏强势锁婚:傅少的哑巴新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