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屋 www.xs5.la,最快更新强势锁婚:傅少的哑巴新妻最新章节!

    “我警告过你多少次?”

    “你当我是死的吗?”

    阴冷的声音,毫无温度,苏湘感觉不到任何的热情。

    他们明明在做着最亲密的事情,但是距离却是无限的远。

    他差点杀人了,他都无所谓的吗?

    从他穿着衣服做,到脱了衣服做,不知道被折磨了多久,苏湘不知道什么时候天才会亮,眼前一股黑暗一次次的向她袭来,悬在她上方的那一张脸,虽熟悉,却又从未觉得熟悉过,就像来自地狱。

    她紧攥着床单的手一松,绷紧的身体就像断了的弦,终于松了下来。

    黑暗,带着她往下沉落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……傅太太的感冒情况有些严重,另外体力虚脱的也有些严重……要住几天……”

    苏湘睡得迷迷糊糊的,听到有人在交谈,眼睛撑开一条缝,印入眼帘的是一片白,鼻子里还有消毒水的味道。

    她无力的蹙了下眉,眼睛微斜过去一些,就看到床尾站着两个人,其中一个穿着白大褂,另一个便是傅寒川。

    那么,这是医院?

    怎么跑到医院来了?

    苏湘愣神了一会儿,又听到医生语音尴尬的继续说道:“还有……傅太太的下,体也有些撕裂,最好涂抹下药膏,这样好得快一些……”

    只觉得脑子轰的一下炸了,全身从头到脚都是热的,苏湘拎起被子,直接盖住了自己的脸。

    这辈子,除了生孩子那会儿没办法,她都没有这么丢脸过。

    “傅先生,我看你手上的咬伤最好也上一下药,免得感染细菌。”

    床尾,傅寒川察觉到动静,没有理会医生的话,侧头看了苏湘一眼,凉淡的声音响起:“醒了?”

    “醒了就把被子掀起来,想把自己闷死吗?”

    毫无动静……

    一旁的女医生,从收治这个病人开始,就要面对傅寒川那一张冰冷到极致的脸,冷汗涔涔的诊治完,觉得自己该交代的都交代完了,就连忙闪人了。

    其实,在医院工作这么久,这种事情见得多了去了,有钱人不就喜欢玩花样嘛,只是这个男人一身的煞气,让她备受压力。

    苏湘在被窝里,听到了关门声,又听到了脚步靠近的声音,下一秒,她的被子被人掀开了,露出她一张闷的通红的小脸。

    因为一直忍着咳嗽,苏湘眼泪都快憋出来了,水汪汪的眼怒视着他。

    这个不要脸的男人,他怎么……怎么能对她做了这种事情,面对医生的时候,还能做到一脸的淡定呢?

    傅寒川冷眼一扫,身体忽的弯了下来,几乎与她贴着鼻子。

    他幽黑的眼睛盯着她,唇角勾着一丝冷笑:“你羞什么?你有什么好害羞的?”

    “当初,是谁先脱光了爬上我的床的?”

    “又是谁,赤身裸T体的被媒体拍到不雅照,逼着我娶她?”

    “苏湘,你最好命长一点!”

    苏湘咬紧了嘴唇,狠狠的与他相对了两秒钟,翻转了个身,免得被气死。

    手背上插着输液管,因为她翻身的动作晃来晃去。

    一气,咳嗽又上来了,吭吭的咳个不停。

    傅寒川盯着她不住抖动的肩膀,微微侧头看了一眼床头柜,上面摆放着护士送过来的药。

    苏湘闭着眼,努力让自己去忘记傅寒川的存在,却听到旁边有窸窸窣窣的声音,不知道他又在做什么。

    肩膀被人用力的掰了过来,傅寒川手里拿着药,面无表情的吩咐:“起来吃药。”

    苏湘看了他一眼,用了些力气单手撑着坐了起来,而傅寒川看她这样,也不伸手扶她一把,板着脸看她一点一点的蹭着坐起来。

    苏湘自己从床头柜那边拿药吃,她不想吃下带着他掌心气味的东西。

    他让她恶心了。

    杀人未遂犯、强J奸犯、衣冠禽兽!

    只是药盒才拿在手里,她的下巴就被一只大手捏住了,掐紧的力道令她不得不张开嘴,舌尖上多了一片药丸,苦味在唾液的融化下弥漫在口腔,不等她吐出来,下巴被人一提,紧接着嘴唇就被封住了。

    苏湘惊骇的睁大了眼睛,望着近在咫尺的脸,同时,也感觉到他将药丸顶到了她的喉咙口。

    咕咚一下,咽下去了。

    嘴唇上,带着温度跟柔软的压力随即消失,男人松开了她的下巴。

    苏湘愣愣的望着他,他刚才,做了什么?

    他从来没有碰过她的唇,之前在私人影院,她只是轻轻的碰了一下他,就触了他的逆鳞让他不愉快,可是,他居然……

    傅寒川看到她呆愣的样子,眼中也划过了一抹不自在,生硬的侧过了脑袋。

    这辈子,他还从来没有亲手喂过谁吃药,她居然敢吐出来,身体比他的大脑更快的做了行动。

    他不是没有看到她眼底里的厌恶。

    呵呵,她居然恶心他?

    她有什么资格?

    她既然这么反感他,那他就偏要让她难受!

    只是她唇瓣柔软的触感,还留存在他的唇上,他的舌尖,还带着药片的余味。

    这种感觉一点都不美好,可是,居然令他生出了回味……

    苏湘喉咙翻滚了下,又咽了一口唾沫,愣愣的挪开了目光。

    尴尬在蔓延,病房里,安静的掉下一根针的声音都能听见。

    心跳快速而有力的跳动着,苏湘长吸了一口气,让那心跳慢下来,告诉自己,只是病了,心律才失常。

    目光不经意的扫过傅寒川的手,上面一个很深的牙印,泛着血红。

    她的嘴唇动了下,立即的移开了视线。

    而当傅寒川的手放在她腰身,要去扯她裤子的时候,苏湘吓了一跳,本能的推了他,手背上一阵刺痛,怕输液针别开了,她没敢再乱动,但是睁圆了的一双眼瞪视着男人。

    她都这样了,他还想干嘛?

    傅寒川一张紧绷的脸一直在忍耐,咬着牙道:“我在给你上药,你以为我想做什么?还是你还没爽够?”

    苏湘一张脸再度的红透。

    此时的傅寒川,穿着白衬衣,袖子卷到手肘,黑色亚光的西裤没有一丝褶皱,看起来道貌岸然,可是嘴里说出来的话,又刻薄又下流。

    苏湘不顾手背上的针头,比划了起来。

    ——我自己来!

    傅寒川瞪了她一眼,将药膏丢下在一边。

    又僵持了两秒,他抬手看了看腕表说道:“我就要去上班,过会儿宋妈会来照看你。”

    这里距离家近,傅赢有吴老师在照顾,宋妈妈可以抽出身来照看一会儿。

    傅寒川说完就离开了,门关上,病房安静的只有苏湘沉重的呼吸声。

    但他一走,苏湘就松了口气,脱力的往后靠在枕头上。

    每次面对这个男人的时候,她都绷紧了自己,用尽了她全部的精神力量。

    窗外的天气不怎么样,阴沉沉的,像是要下雨,苏湘看了一会儿,回过头来看了眼头顶上的输液瓶,还有好一会儿。

    她在周围看了一圈,没有找到手机,傅寒川送她来医院的时候,肯定没有把她的手机也拿来。

    这时,病房的门打开了,宋妈妈带着一只保温壶走进来,说道:“太太,我给你做了点粥,你先吃点吧。”

    她把粥盛出来,一边道:“太太,你可吓着先生了,凌晨他把你抱着出来,脸都白了。我还以为发生了什么大事呢,幸好你没事。”

    苏湘接过宋妈妈递过来的碗,勺子在碗里慢慢的搅动,唇角勉强的牵动了下。

    他折腾了她一整晚,后来她就晕过去了,再醒来的时候,人已经躺在病床上了。

    傅寒川对她从来没有什么怜香惜玉,他能有什么害怕的。

    勺子贴在嘴唇上,温暖潮湿,带着米香,却令苏湘想起从她吃下药丸到现在,连口水都没喝。

    那药丸苦涩的味道,还在嘴里。

    一起留在她嘴里的,还有他的味道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同一家医院的另一间病房内。

    杜若涵醒来,面对着的,是一张阴沉的男人脸。

    她的丈夫祁令聪。

    目光下意识的在病房内搜索了一圈,再转回来的时候,看到男人的目光更冷更沉了一些。

    “不用看了,他不在。”低沉的声音,带着极致的压抑。

    被子下的手指轻轻的捏了捏,垂下的眼睫掩藏了她眼底的失落。

    “杜若涵,你都不问一下,自己的孩子有没有保住吗?”

    杜若涵的眼睫猛的一颤,车撞过来的那一幕在脑中回想起来。

    祁令扬抱住了她,让她免于撞击在地上,可是她的肚子还是痛了起来。

    她还记得自己被他抱着跑了一路,记得他急剧的心跳,粗喘的呼吸声,还有他拥紧了的怀抱……

    干裂的嘴唇蠕动了下,她轻声的道:“孩子一定在的,对吗?”

    不是她对这个孩子有什么感应,才两个月,她几乎感觉不到他的存在,又怎么会有感应。

    她相信的,只是祁令扬会保护好她。

    祁令聪冷笑了一声:“杜若涵,你知道医生用了多大的力气才保住这个孩子吗?”

    他还在公司加班,接到祁令扬的电话,就火速的赶过来了。

    从祁氏大楼到古华路的医院,平时开车要大半个小时的路,他只用了半个小时不到就赶到了。

    到的时候,她还在手术室里。

    祁氏的总裁亲自压阵,医院一点都不敢怠慢,连已经下了班的妇产科专家都被叫回医院进了手术室。

    祁令聪咬着牙,一个字一个字的道:“杜若涵,我可以不计较为什么你不好好的待在家里,而是在这边的医院,但我可以告诉你,如果这个孩子没了,我一定弄死你!”

    祁家的老宅距离这里比较远,甚至不在一个区,她如果是在家里出事,不会送来古华区的医院。

    这些天,家里的下人也告诉他,她经常外出,有时候天黑才回来。

    年底公司事务多,她怀着身孕,他不想闷着她,也就随了她的意。

    可她真的,让他起了掐死她的冲动。

    杜若涵可以从他的语气里,感受到他喷薄的怒气,甚至空气都压抑的令人喘不过气来。

    她一向怕他,身体微微的颤抖着。

    她也不知道,事情会变得这么严重。

    杜若涵轻轻的闭上眼,说道:“不会的,这是我们的孩子,我又怎么会希望他有事呢?”

    “这只是个意外而已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不管你出了什么意外,总之,你最好给我小心一点!”

    祁令聪的眼底浮着杀意。

    结婚四年了,她的心里只有祁令扬,作为一个男人,他又怎么能忍受!

    拳头紧握,咯吱咯吱的响。

    手背上的青筋鼓了起来,他的指骨上,有着一抹鲜红的擦痕,像是打过什么人而留下的痕迹。

    祁令聪在赶到医院以后,在手术室外,就把祁令扬一拳挥倒在地。

    别以为他不知道,杜若涵跑到古华区来做什么!

    男人深吸了一口气,再度的开口,声音中已经透着冷静:“医生说你的情绪不稳,也造成了胎儿不稳定,这几个月,你都需要做保胎。等你身体稳定一些,我就给你办转院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你好好休息。”

    祁林聪说完了,掖了掖西服的衣襟,转身出去了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她刚动完手术不适合移动,他此刻就会把她转院出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苏湘在医院躺了大半天,终于在几瓶盐水挂完以后,咳嗽没有那么厉害了,烧也退了下去,体力也恢复回来了。

    护士帮她拔了输液管,苏湘活动了下手腕,半条手臂凉的发麻。

    宋妈妈拿了热水袋给她热敷,苏湘正要让她回去,病房的门推开,傅寒川又回来了。

    宋妈妈看到傅寒川,站了起来,笑着说道:“先生,您来了。太太正好挂完盐水,已经好很多了。”

    苏湘看都不看他一眼,垂着头只是拿着热水袋热敷,只当他不存在。

    如果他不来的话,她好得会更快的。

    谁晓得他一会儿又会说出什么伤人的话来?

    傅寒川抵着唇咳了一声,淡淡的“嗯”了一声,手在苏湘的额头上贴了下,温度没有那么烫了。

    而苏湘在他的手背贴在她额头时,往后缩了下,躲开了他的手。

    宋妈妈看到傅寒川来了,这两人又闹着别扭,加紧了手上收拾的动作准备回去,苏湘叫住了她。

    ——宋妈妈,你晚上来送晚饭的时候,把我的手机也带过来吧。

    比起正常人,手机更是她的沟通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亚博体育官网下载

亚博体育官网下载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小说屋只为原作者一湖深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湖深并收藏亚博体育官网下载